招商加盟热线:

2

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

狂骗434亿,坑惨4万人!娱乐圈第一大忽悠,终于要凉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21-12-14 21:30

html模版狂骗434亿,坑惨4万人!娱乐圈第一大忽悠,终于要凉

文/ 金错刀频道

没想到,一部电影的票房造假,竟然坑惨了4万人。

你相信吗?

最近,刀哥发现了一个“狠人”!

在国内,他曾凭着仗义疏财的人格魅力,让半个娱乐圈俯首称臣。

他曾赢得崔永元的好感,二人称兄道弟,崔永元还成为他P2P公司“当天贷”的形象代言人。

在国际上,他曾受到过奥巴马的邀请,参加“白宫晚宴”;外媒还报道过他与特朗普的合影。

他甚至首创了一个帮体育明星演电影的真人秀,每年投资5亿,惠及全球200个国家。

但就是这样一个从任何角度都看似完美无缺的儒商巨贾,竟因一部电影的票房造假,爆出惊天诈骗案,P2P暴雷伤及4万多普通百姓,涉案金额高达434亿,被“红色通缉”5年。

最近,这位“牛人”施建祥被美国迈阿密警方逮捕归案。

他“大忽悠”的真面目也被彻底揭穿。

捧红半个娱乐圈的大佬,

3年骗了434亿

作为一个商人,施建祥却不喜欢被叫“老板”,而是拼命把自己包装成电影人、老师,怎么高端怎么来。

要不是《叶问3》票房造假平地起雷,施建祥可能还是那个电影界的“施博士”。

2016年3月11日《叶问3》上映,16小时票房破亿,3天破4.8亿,突破多项中国影史记录。

但接下来的几天里,不断有网友晒出《叶问3》的票价超过203元的截图,比当时最贵的《阿凡达》还贵了近100元。

更诡异的是,明明是空荡荡的影院,在订票软件上却显示10分钟一场且整夜不断。

“幽灵票房”、“票房洗钱”的声音甚嚣尘上。

曾被人人追捧的施建祥,也露出了真面目。

1、战略大忽悠

施建祥战略部署的第一步,就是把自己包装成一个电影大佬。

2012年,施建祥认香港演员钟镇涛的三女儿为干女儿,他直接领着干女儿到迪士尼办了场生日会,礼物中不仅有黄金碗筷,还有一百万港元现金,足足6寸厚。

类似的事不断发生,施建祥的名气越来越大。

2015年生日当天,郎咸平、范冰冰、刘德华等一众明星发来视频祝福,周立波、蔡国庆、蒋大为等明星到场,部分人在晚会上表演了节目。

几乎所有人都认可了施建祥顶级制作人的“画皮”。

为了让自己的形象更加伟岸,施建祥甚至高调宣布:投资100亿做电影,其中60亿用于中国电影,40亿跟好莱坞合作。

不仅如此,他还无所不用其极地往自己脸上贴金。

他说,2014年,自己曾受到奥巴马邀请,参加一年一度的“白宫晚宴”,还有合影为证。

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,照片中的奥巴马,是从别的照片里PS过来的。

而所谓的“白宫晚宴”现场,也不过是一处稍显豪华的民宅。

左图:成龙参加的“白宫晚宴”

右图:施建祥所谓的“白宫晚宴“

不仅如此,施建祥给自己P的图太多了,其中包括奥斯卡颁奖典礼的邀请函、剑桥大学终身荣誉院士证书、与马云一同参加的“中英工商峰会”的嘉宾名单……

2、人性大忽悠

2015年,施建祥投资《叶问3》,利用大家对他的信任疯狂敛财。

但相比于他更看好的《美人鱼》来说,《叶问3》真不是一个“爆款坯子”。

为了调动起国内观众对《叶问3》的兴趣,施建祥先把他拿到国外去放映,收到了3500万美元票房,获全球华语电影海外票房冠军,并对国内老百姓说:《叶问3》是文化输出。

一部电影做到这样的高度,施博士捞了一拨好感,观众对《叶问3》的期待值直线上升。

紧接着,施建祥就将《叶问3》的票房收益做成了“互联网众筹”产品,通过电影敛财。

凭着“跟着施博士一起追星”的心态,网友们从这些渠道给《叶问3》疯狂打钱,其中仅“苏宁众筹”一个平台就集资了4000万元。

他的集资渠道还不光是众筹平台,施建祥有一个专业销售团队,定向朝本地人宣传《叶问3》的理财产品。

他们隔三差五带着大爷大妈到片场去看甄子丹演戏,不信施建祥的人最终没逃过甄子丹。

但好景不长,在广电总局的调查下,《叶问3》票房造假3200万元浮出水面。

但用《叶问3》非法集资,只是施建祥诈骗案的冰山一角。

3月31日,施建祥手中的P2P公司“金鹿财行”暴雷,总部大楼千人维权。

7月6日晚,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,在朋友圈发布《重要事件告知》,指出施建祥竟然组织高管合谋侵吞投资人的钱。

施建祥把几十位高管拉上贼船,出事之后彼此之间相互捅刀,最后谁也不能独善其身。

而此时的主谋施建祥,已经舒服地住进了价值300万美元的豪宅里,幻想着如何在美国的沃土上再捞一笔。

跑到美国玩真人秀,

差点诳了特朗普

被迫逃亡后,施建祥却迎来了第二春。

因为在美国,他能用更时髦的玩法,骗到更有影响力的人。

1、在国内骗明星,到国外骗总统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施建祥为了与当时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攀上交情,竟然捐出5亿美元作为“政治献金”,得到机会与特朗普照了一张合影。

先不说5亿美元的合影有多少“溢价”,身边站着总统的施建祥,比以前更加嚣张了。

戏不能停,他开始画饼。

他做了一个世界级真人秀节目“Fight to Fame BMS”(一战成名BMS):“每年投资5个亿,帮全球200个国家的体育明星到好莱坞演电影。”

图注:网络上关于“一战成名”在各国的新闻,如今大多已经被删除。

大饼之诱人,一开始就连拳王泰森都信了他的鬼话。

但据外媒报道,施建祥曾邀请泰森到家中参加春节PARTY,到场后泰森发现,现场被包装成了“迈克?泰森代币&一战成名BMS”的发布会,自己也莫名其妙成了这个野鸡真人秀的代言人。

感觉被耍了的泰森愤然离席。

2、在中国玩P2P,到国外玩虚拟代币

强弩之末的施建祥,推进了他的虚拟代币“FF Token”(简称FFT),并宣称只要购买FFT,就能投资“一战成名BMS”真人秀,快速实现财富自由。

据Fight to Fame BMS官网介绍,该虚拟货币自上线以来已经涨了3233%,总价值高达300亿美元,上线13个月就售罄。

但事实上,在主流的虚拟代币网站上,根本就没有FFT。

不仅如此,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中国使领馆对施建祥的诈骗行为毫不手软,给有意向购买FFT的人发出了书面提醒:施建祥在中国受到严重刑事指控。

在国外玩不下去,施建祥只好又回头盯上了中国。

2020年1月的一则新闻中,施建祥的“一战成名BMS”真人秀在北京“人民国肽金色大厅”召开“新闻发布会”,并宣布在当年3月举行大中华区选拔赛,拟邀请嘉宾指导有:好莱坞巨星施瓦辛格、拳王罗伊.琼斯等。

果真吹牛不上税。

刀哥简单调查了一下,这个“人民国肽金色大厅”,名字看似比“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”都晃眼,其实除了地理位置离天安门近一点,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居民区。

再到天眼查一看,除了山寨之外,“人民国肽集团”的法定代表人周边风险68条,根本不靠谱。

居民区包装成“金色大厅”,施建祥的想象力也真无人能及。

被跨国通缉的大忽悠,

为何能这么嚣张?

小骗靠技术,巨骗靠胆识。

胆大心细,施建祥绝不是个普通的骗子。

在被红色通缉后,施建祥不仅不躲不藏,高调行骗,还与加拿大籍女友浪漫闪婚,开着私人飞机、房车环美国游。

施建祥认为,钱是万能的。

只要有钱,他就不可能出事,利来W66app来就送38元,连法律也拿他没办法。

在一次采访中,他说:“我认识几个在红通上的中国人,有的改名换姓了在这里生活,也没有人管。除非有天我变成了穷光蛋……”

曾有在施建祥身边多年的人向媒体爆料:“施建祥觉得自己是现代皇帝,身边共有4个情人,10年来为他陆续生了10个私生子。”

行为如此嚣张,其实是因为他极度的自负。

自2002年起,施建祥因房地产发家,到2015年身价已有50亿,还上过“胡润百富榜”。

抖抖手就获得别人一辈子也赚不到的财富,施建祥在人生早期就建立起畸形的金钱观,赚到钱就疯狂挥霍。

曾有内部人士还透露,施建祥经常请公司的所有高管、明星在别墅聚会,谁能在规定时间内喝完一瓶茅台,最快的奖励现金20万。他的多位从少林寺聘请的贴身保镖,一个晚上就能进账几十万。他为第一个情人沈某购置的上海淮海路别墅,价值就近2亿人民币。

不仅如此,他花钱办的大事,数不胜数。

2016年,施建祥在第88届奥斯卡前夜举办了一场“奥斯卡快鹿之夜”,不仅国内的刘晓庆都去捧场,还吸引了“半个地球的明星”,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而其实最让施建祥感到自己“无所不能”的,是连崔永元这种“手撕娱乐圈”的人,都愿意与他做朋友。

施建祥发现,崔永元很想做电影,但是一没有导演经验,二不是演员,要跨界很难。

但崔永元曾做过一档“口述历史”的节目,对中国的部分历史相当了解,施建祥一拍大腿,请崔永元做电影《大轰炸》的艺术指导。

在P2P暴雷之前,《大轰炸》是比《叶问3》投入更大,期待更高的电影,崔永元上了套。

图注:崔永元在电影《大轰炸》片场

参与了《大轰炸》后,施建祥并没有停止对崔永元的资助,反而还花大价钱投资了他后面的几部电影,比如基本没有多少人知道的《磊磊是冠军》。

崔永元真把施建祥当成了好兄弟,主持“当天贷”的上线仪式。

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。施建祥搞定无数人,其实靠的就是这“一招鲜”。

但逃往美国后,他在国内不仅所有生意都烂尾了,曾聚集在身边的人也都散了。

一大批明星争先恐后发出声明与施建祥撇清关系,崔永元也拿着厚厚的一摞合同再次“向资本开炮”。

在2018年,网上曾有一篇以施建祥名义发表的公开信。

信中声称,他曾向某位领导苦苦哀求:“我不想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,更不想数万投资人有任何经济损失。如果再给我半年时间,一定完成100%兑付。”

但现在,已经再也没人相信他的话。

?点击「金错刀」阅读原文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上一篇:朝鲜外务省谴责涉朝“人权决议”

下一篇:没有了